幸福徵文by泰迪

幸福徵文by 泰迪

你有沒有遇過一種情形;明明事情就很簡單,但無法用一兩句話說明白,在講之前大家一頭霧水,講完後得到的反應卻是「對呀!本來就是這樣啊!」、「嗯,這個其實我早就知道了!」,Permaculture對我而言,就是這一類的事。

在我唸大學時,有段時間租屋在某個有小陽台的房間,陽台上有個種東西的空間,與又乾又硬的土和枯死的植物。朋友送我一包從國外帶回來的滿天星種子,雖然包裝上詳盡地介紹關於滿天星的種種,卻沒提到如何栽種,不管那麼多,我滿懷期待的開始準備將陽台打造成浪漫的滿天星花園;先是在租屋處與學校途中賊頭賊腦的四處勘查哪裡有肥沃的土壤,三天後趁著月黑風高之際帶著量販店尺寸的大塑膠袋,在一處施工中的馬路分隔島上盜挖一大袋回家,移除原本枯死的植物,加進新土,埋入滿天星種子,澆水,大功告成。苦等三個月後,一株又一株的小綠苗長了出來,但醜小鴨總是變不了天鵝,滿天星終究沒有出現。

四處打聽後,聽說蕃茄富含營養素鉀,是開花植物的威而鋼,我二話不說買了包聖女小蕃茄,又擠又捏地加在土裡。沒過多久,數株氣質不凡一看就知道不是雜草的綠色小苗破土而出,兩個禮拜後,我陽台的招牌從「浪漫滿天星花園」,改成「保證甜蕃茄農園」。

我並沒有因為無心插柳培育出蕃茄而開心,卻因滿天星啞巴了而充滿挫折。對一個不可一世的大學生來說,「讀書」是最困難也最有用的事情,「種東西」應該是再簡單不過的,但我卻被一包滿天星打敗,我將責任歸咎於包裝上面沒有清楚標示種植方法、季節,讓人無法照著操作。從那時候起,種不活植物的陰影跟隨著我,直到遇見Robyn Francis。

Robyn是Permaculture界的大老,徒子徒孫遍佈世界各地,這一次她來到台灣進行了為期兩個禮拜最原汁原味的密集課程,從Permaculture的原則、精神,談到針對不同氣候型態的實際應用,也同時兼顧了小範圍(如住家農場)到大範圍(如都市規劃)的永續設計。在將近90小時的課程中,完全由Robyn老師獨撐大樑,我一方面懾服於她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卻又一方面覺得她所提及的知識原則其實並不深澳,就在我們生活四周,只要打開感官,加上細心觀察就能發現。

於是慢慢的,我懂了。「滿天星」之所以啞巴,不是包裝說明不明確,也無關乎土壤、氣候、水量,而是我的腦袋出了問題。我所受的教育以及所處的社會標榜「專業」,也就是高度分工,理由是這樣能增進效率創造更大利潤,於是乎即便我在自己的專業領域上有著高度成就,但遇到水管漏水、車子爆胎時,除了狂打手機求救外別無他法。在這個文明高度發展的時代,我們過於倚靠科技、貿易,卻忘了自己與生俱來的無窮潛力,就像面對同一個問題:「如果有一天石油用完了該怎麼辦?」,都市小孩說「死定了,世界末日」,鄉下小孩卻回答「那就騎腳踏車啊!自己種菜養豬,又不會死!」。

試著拋開那些SOP的操作手冊,重新打開五官與腦袋,透過觀察與嘗試,在生活中、工作上、自然裡,以開放的心學習並體驗一切,找出解決之道,這似乎是Permaculture教我,或是「大家本來就知道的事情」。

於是,我拋開滿天星的陰影,開始在生活中做一些小而緩慢的嘗試,虔誠地希望大地之母不要讓這次灑下去的聖女蕃茄,長成滿天星。
 

1 回應

 
來賓 wrote 10 年 27 週 ago

回到原點

從高中開始接管家裡的小花園,裡頭都是美麗的園藝植物。

大學開始在外租屋時,都市生活的空虛讓我經營出一整個陽台的香草。

在幼稚園工作之後,租了一塊三芝的農地希望種蔬菜給小孩吃。

最近研究的是台灣原生植物,因為渴望再把童年的動物玩伴呼喚回來身邊。

再回顧這些過程,突然發現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其實是回到大地母親的懷抱。

Please register or sign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