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maculture學習筆記之台東耕耘隨記

分類:

By 慧儀

三月初,台北陰雨綿綿。我們在清晨的微雨中出發,往陽光的東海岸駛去。

開心地前往台東的地,上一次立的牌子還穩穩地站在那兒守護著,暫時扮演著與鄰居溝通的角色,希望他們能手下留情,不要再好心地用大機器為我們除草翻土。而一眼望去,先前乾硬、了無生氣的土地,已經在各種知名與不知名的綠色植物覆蓋下活過來。

走近一看,兩個月前Peter和玉子隨地撒下的種子,在毫無干擾與人為照顧的情況下, –香菜、茼蒿、棉花都發芽、長高。他們生長的模樣與位置,很自由,沒有排排站,也不管左鄰右舍是不是自己的親戚。種子落到哪裡,遇到適合的天氣與溫濕度,他們就向上長高、向下抓住更深的土壤。

白蘿蔔的任務
彎下身子仔細看,發現紅蘿蔔與白蘿蔔也奮力在先前被不知名大型機具壓得硬梆梆的土壤中尋找生長空間。雖然根徑不大,但有些已經冒出土壤。我問Peter是否要收成,他說:「這次算是個實驗,不一定要收成。尤其是白蘿蔔若任他繼續長大,他們的根最後老去,會成為土壤中的有機質,還有鬆土的功能,製造更多讓空氣、水以及未來的植物根系進入土壤的空間,對改良我們目前硬實的土壤很有幫助。Fukuoka (Masanobu Fukuoka福岡正信 - 自然農法的創始人)曾經提到用白蘿蔔改良土壤。」原來,白蘿蔔除了好吃之外,還有這麼重要的任務。那麼為了讓這片土地未來能夠餵養更多元豐富的動植物朋友,我決定留下絕大部分的白蘿蔔,請他們幫我們照顧土壤。

樹豆與豌豆
去年底來到台東之前,玉子在網路上看到一則分享樹豆種子的消息,好心地向那人索取了一大袋。經過Robyn老師的認證課程洗禮,大夥兒都對樹豆充滿了敬意與好奇。因此一聽到玉子有樹豆來源,大家都想分一杯豆啊!我們大地旅人們也在2008年12月底興奮地在台東播下那批「所謂的」樹豆。經過兩個月了,我和Peter都很期待看到樹豆發芽!然而,觀察每一處播下樹豆種子的地方,我們不見樹豆,卻是豌豆!難道?那好心人給我們的是豌豆而非樹豆?經過與玉子在空中確認,他不認為當時自己種了任何豌豆。因此,可以確定那位網路上的好心人,誤把豌豆當作樹豆分享給我們這些沒見過樹豆真面目的台北土包子啦!其實不管什麼豆,只要能讓這片土地的生物相越來越豐富,都好!不過,這也告訴我們,下次我們要與他人分享種子時,自己還是先種種看比較保險啊!

超級覆蓋物-虎爪豆
猶記得Robyn老師提過,森林的底層不會有裸露的土壤,因為森林中掉落的樹葉、枝條都自然而然成為土壤的覆蓋物。森林也不需要人類特別的照顧,它能將森林中的營養循環,維持森林自身的健康。因此,Permaculture特別強調覆蓋物的重要性,「覆蓋物」這三個字大概可以名列PDC課程出現頻率最高的語詞了!

一個月前,我們發現鄰近的一塊地上面爬滿了一種豆科植物。當時正時值冬季,所有的葉子都乾枯了。Peter好奇地翻開厚達約15公分的莖葉,發現下方的土壤濕潤潤的(當時,附近其他土壤都很乾燥),土壤因為這位豆科仁兄經年累月新生、死亡、分解的榮枯循環,堆積了豐富的有機質,又黑又肥的,這不禁讓Peter驚呼:「這真是很棒的活覆蓋物來源!」我們翻了翻,找到一些乾豆莢,將豆子播在我們的土地上,想讓它也來扮演覆蓋物的角色。

回台北後,我們查閱圖鑑後發現,這位仁兄原來叫做虎爪豆 (Yokohama bean),俗名又叫番仔豆、富貴豆 。多分佈在台灣中南部,且多為野生,少人栽培。而根據書上記載:

它的播種適期為3月下旬至10月下旬,且虎爪豆的莖葉濃密,可供長期休耕農地覆蓋綠肥,因距攀爬及纏繞性,栽培於無地上物之荒地、坡地上、預備新植果樹或廢耕後之果園為宜。 亦可供水土保持防止土壤沖刷。

此外,它的營養成分也不低,蛋白質含量甚至比樹豆高了些。豆子泡水後,一樣可以燉排骨呢!更重要的是虎爪豆透果種子繁殖的能力很強,不管在綠意盎然或乾枯瀕死的生命階段,都是良好的覆蓋物來源,發揮照顧土壤、減少蒸發並增加有機質的功能。左圖中的綠色小株是在約20天的時間內,虎爪豆長出的新生代。枯黃的部分看起來像是噴過除草劑的樣子,但其實是冬天葉子自然乾枯的狀況。很明顯的,虎爪豆能抑制雜草,同時提供自己的新生代適合的生長環境。

尋找真正的樹豆
有句話約是這麼說的:「當你心中很想完成一件事情,宇宙所有的力量都會來幫助你。」這句話,用在我們尋找樹豆的過程中還真是相當貼切。雖然錯把豌豆當樹豆不是太糟糕的事情,但是沒能如願種下這能照顧土地又能照顧人的植物,還真的是令人扼腕。另一方面,我們身處在原住民區域內,怎麼可能會找不到樹豆呢?真是心有不甘!於是把握最後一刻,隨便找個路邊的商店問問,碰運氣看是否有人能告訴我們哪裡可以分到一杯豆。沒想到,問了兩三位五六十歲的長輩,他們都說要去部落問問才可能找到。眼看天色漸暗,我們一定得向北部出發,只好兩手一攤,期待下次來到台東再向部落Ina問問了。

回台北的路上,天色已黑,蘇花公路只聽得到澎湃的海浪聲。張著已經疲憊紅透的眼睛,我們開車來到和平。過了和平約六七公里處,我們被警車擋下,原來是前方有嚴重落石。我和Peter喃喃地唸著:「不會吧!明早的會議該怎麼辦呢?」由於已接近半夜,警察建議各車主回頭到和平過夜,等待明天路況安全後再上路。於是,我們帶著不情願的心情將車子開回和平,準備在這個擁有龐大水泥廠的小村尋找過夜之處。車子來到和平唯一一條較熱鬧的街道,立著一片唯一還明亮的商務旅社招牌,我們循著招牌上的箭頭指示開進小巷子,卻因為光線太暗而繞進了漆黑的後巷,前方因燈光的關係看來有點霧氣,讓疲憊的我感到有點毛毛的,也覺得有點失去耐心,而心情煩躁起來。繞了幾圈後,我們終於透過電話詢問找到那間旅社。

拖著沈重的步伐,我們走進旅社大門。眼角撇見服務台前地上放著一盤盤遠看像黃豆的豆子,數量大概有數百萬顆吧!當我們拿出證件讓老闆登記的時候,第一句話就問:「這是什麼豆?」「這是樹豆」,老闆輕輕地回答。我們卻有皇天不負苦心人的感覺。「樹豆!我們居然在蘇花公路找到你啊!」

生活就是這麼有趣,原本因為遇上落石而心情沮喪的我們,卻在一個不知名的旅店中找到心儀已久的樹豆,真是感謝老天爺對我們的疼愛了!

 

3 comments

 
阿村 wrote 9 年 47 週 ago

尋找夥伴

最近在花蓮光復買了一塊地 一個人想要星期六日開墾 才發現有點力不從心 有人有興趣 一起來嗎?

 
台灣樸門永續設計學會秘書處 wrote 9 年 47 週 ago

回覆Ally買樹豆

dear Ally:
樹豆通常在原住民部落附近,
應該可以買到。過去本會曾經義賣樹豆種子,若您有需求,歡迎寫信至我們的信箱permaculture.tpi@gmail.com ,本會採收新一批的種子立刻連絡您。


感謝您對本會的支持與愛護!

樸門永續設計學會  秘書處  敬上
 
Ally wrote 9 年 48 週 ago

請問哪裡可以買到樹豆呢?

請問哪裡可以買到樹豆呢?我住台北深坑區,也有一些空地想利用樸門的方式來種植,謝謝你們的文章分享,讓我學習到不少農法。也很喜歡樸門的觀念 照顧人類、照顧地球、分享多餘~~謝謝~

Please register or sign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