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著春天的尾巴(2)~璟蓉的Permaculture學習月記

光明手札

2009.03.21/22                               

這個星期小叔幫我連絡施工怪手,爸爸幫我連絡載土工程車,原訂星期日施工,後來提前一天到星

期六就施工。一大早,六點起床,不敢賴床,因為任務在身,叫醒老婆、兒子回老家去。

約七點多回到家,拿起計劃圖跟老爸談,老爸說現在哪需看圖,我不敢跟他爭,我還是叫老婆把計劃圖帶去田裏,我再次的拿出計劃圖要跟

 

老爸說,老爸就生氣的說:「現在就要看圖,那壞掉了。」

,我原先計劃田埂要一公尺高,兩邊斜坡,外側種七里香和檸檬香芧,內側種草皮,老爸說太高會裝水,田埂太寬佔地方,他還說:「我已經幫你想好了」,我心想,我的天啊!到底是你要的還是我要的,我只是跟老爸要一塊休耕的地來種植作物,我在練習農耕,我不是要做傳統的農夫,我想做生態的、有機的農作物,讓自己的食物能自給自足。
 

 

 

我想種楓樹,他說楓樹不好,幸好經過田的鄰居說:「楓樹苗很貴」,他才不說話。我要講的是不管我想要做什麼、種什麼,只要當下不合他意,他就用他的價值觀強壓在我身上,只因為他是我爸爸,習慣於他所認定的,他沒意識到他的兒子已經51歲了,兒子有兒子的想法,但老爸還沒習慣給我空間。記得從小到大,對老爸的感覺,就是怕他,而不是尊敬他;以後我會對我自己的兒子這樣專權、不給空間嗎?我想:「我不會」

感覺上跟老爸溝通比作田還難,我的計劃趕不上變化。我深知老爸的固執跟硬脾氣,做兒子不能跟他爭,那只會使情況變得更糟,他對外人就不會這樣,老爸這一代,親子間的親情,『愛』只放在心底,不會說出口,子女回家,他會準備芭蕉、水果、竹筍、薑。我在想回鄉耕種這件事,我必須發揮更大的智慧,才能克服難關,我跟老爸產生價值觀的利益衝突,我挑戰到老爸的價值中樞神經,我該想辦法化解阻力為助力,先做點事再說。

 

2009.03.27/28/29

 

星期五公司全廠放無薪假,我不曉得要悲哀還是喜悅,總之,連續三天假,正好讓我趕在春天種植花木。回家種樹的心情有點不安,因為前一個星期與老爸對應的經驗,讓我不敢想像今天又會發生什麼事,但既來之、則安之。直到傍晚,都種完成,有鄰居的關心,老爸也來看,還好老爸沒再講什麼,讓我的心放了下來。

第二天上山挖七里香苗,種植當風圍,老爸說:「間距約2台尺」,我就依他的見解。(共62棵的七里香苗)

第三天凌晨下大雨,我被雨聲吵醒,心想:「可能不能種樹了」,天亮時打電話回老家給媽,媽說:「雨沒下很大」。我們忙了一天,感謝老天幫忙,沒有下大雨,約五點多完成,收拾完畢,真的感激不盡,之後,我和老婆去泡溫泉。三天跟老婆共同完成這麼多事,實在很有成就感,下週繼續努力。

 


2009.04.04

 

老爸唸唸有詞:「東種一棵、西種一棵,澆水都不方便。」老媽到田裡看:「還有一大片可以種,看要不要種薑、玉米、花生、地瓜。」但我還沒能力種這麼多,這次用手提水『澆水』,澆得很累,璟蓉還因此中暑。


2009.04.11/12

 

老爸這週還是幫我計劃著怎麼做,他說:「水管放田中央,兩邊澆水較方便。」我想他說得也有道理,就先依他的意見。要種樹時,一直等老爸走,心裏希望:「他快點離開,免得到時,樹要種那裡,他有意見,會讓我為難。」他也剛好很快的離開田裡,我們則趕快種。老婆拿著圖找出種樹的位置,正巧拿著羊蹄甲要種在馬路旁時,老婆一手拿圖、一手拿樹,跳到位置時,抬頭看見老爸去割了一串芭蕉給我,老爸對我們種的樹也沒表示意見,我們才把心放下。

我覺得老爸很關心我們,也會幫我們,只是溝通的部份,要事緩則圓,不要想一次就能完成,要有一份耐心去等待及溝通。今天種完樹,澆完水已經晚上七點多,可謂披星戴月的投入。老媽說俚語:「早怕露水、暗怕鬼,當主又怕晒日頭。(客語)」,一天那能做多少時間,對我們來講這不就是耕讀的日子。


2009.04.18/19

 

老爸說:「先把水塔及水路管線工程先完成,才來做其他事情。」,我們也順著他的意思,先請堂哥幫我把水塔從家裡載到田園,放定位後,堂哥說:「可以拿水秤調整水塔座的水平」。跟老爸的對應中,老爸說:「用眼睛看就可以」,我是搬了堂哥的說法,由於是間接的轉述,老爸對我的口氣,就少了點批評,避開了他的威權口吻,我心中也減少了一些不自在。

老爸說:「他接塑膠管,手用力到會痛。」,中午時,媽說:「爸幫我接水管,已經三天沒上街了。」,且這中間還有媽的協助,我們跟爸一直做到傍晚。爸下工了,我們才趕緊把四棵水果樹種下。

第二天星期日,延續前一天工程,(上天放陰天:上天知道我們時間不夠,讓我們不要晒太多太陽。)到下午才把整個澆水系統完工,並測試功能完成,終於在設施的部分告一段落。

接著跟老婆一起種黃豆,老婆已翻了一大段的土,之後,我接著翻土,老婆種豆,直到傍晚接近五點才收工。要回苗栗時,遇到羅屋鄰居,看到我們種植在楓樹間的果樹太密了,提醒我們不能太密,這是我們下一個要思考的問題。老婆今天做了七八個小時,從下工五點一直到入睡,彎著腰走、腰酸得不得了,讓我們覺得四個小時的耕種才是我們想要的。


2009.04.25

 

清晨一大早苗栗下著雨,打電話回通霄老家,老爸說:「這兩天下雨,田裡粘粘的,不能種樹。」後來,我們回家去,老天配合著我們不下雨了,我們到田裡發現前一週種的黃豆發芽了,不積水的地方長得很好,積水處就長不出來,活生生的例子在眼前,這就是體驗。記得老爸說:「柳丁、柚子不要種,那是要噴農藥的。」,但我清楚,雖然老爸種過很多的柳丁跟柚子,而我要種是因為我沒種過,必須自己種才能經驗它的一切,所以我還是種了。

和老爸談起:「我們不要放動物肥,我們種黃豆就是想改善土壤,不一定要吃黃豆。」,老爸說:「我也知道植物肥是最好的」,老婆在一旁接話:「我們又不趕時間,所以我們才想用植物肥。」

今天的風較大,我趕緊用竹子削尖一頭,完成樹的支撐,綁上繩子,避免風吹,搖動樹頭,影響樹根的生長。還發現三棵木瓜樹中,有一棵長得不好,葉子不挺,我把它翻開,把粘土移走,換上半沙土,重種,希望下回有好結果。

傍晚再次碰到羅屋鄰居,我告訴他,我們移植好了,心想:「珍惜著別人的經驗智慧。」這幾週雖然辛苦(指體力上),但是我們看到希望,只要種下去,持續的關照,它就指日可待,不再是老婆說的無期徒刑,而是有期的。


璟蓉感言 ~ 機械與人工 / 願景與實做 / 公公與先生的對話


機械與人工:從怪手進入田裡,我正在一旁除著田邊的草,怪手速度之快,令我一再反問自己,這種速度是我要的嗎?之後和光明一再的談到:「讀書、耕田、休閒、如何做呢?」。一個月下來,親自挖土,種下每棵樹,像嬰兒般的呵護(加覆蓋物 / 保有水),和每棵植物說話,看見每棵樹都有再發出一點點的芽,太令我倆興奮;自己的體能可以感覺像刻度表每次向上一小格;感謝大自然的滋養,讓我在每次收工時,心中默念:感謝天、感謝地、感謝土地公、感謝地基主。


願景與實做:用圖來看出不同,也可看見自己真正要什麼!(見圖)能夠做什麼!

公公與先生的對話:我和光明說,因田事讓你和父親才有機會說了很多的話,這可是你一輩子難忘的回憶。
 

2 comments

 
來賓 wrote 12 年 48 週 ago

謝謝您的回應

您好我在這替光明大哥與璟蓉謝謝謝你的回應相信有您的認同,光明大哥與璟蓉將會有更多的動力持續下去

拜訪過璟蓉才知道他們對於這片土地的用心對於這片土地會他們會考慮如何運用土地的邊界、如何透過這片土地為地球爭取多點的能量、如果透過空間規劃增加陽光的能量、減少蟲害…等。

看見他們因著這片土地而將家人的力量全都凝聚在一起,實在令人感佩與感動

謝謝你,我們也很高興認識您。

大地旅人 玉子

 
來賓 wrote 12 年 48 週 ago

心有戚戚焉

您好 看您的文章真是心有戚戚焉 一塊地 一份理想 卻有許多父子兩人觀念落差產生的問題 到底要堅持自己 還是妥協 有時要讓時間幫忙 兩年前 我與父親協議一塊地一分為二 三分歸我種樹 四分歸他種香蕉 如今兩年過去 昆蟲來了 花開了 樹長了 做兒子說的都不算數 他的朋友一來誇獎幾句 讓父親心情騰在雲端 他才漸漸能接受我的想法 很辛苦 然後才漸漸知道 我跟著感覺走的東西 很多人已經在默默的做 所以也才來到這地方 看見您的文章 我在www.wretch.cc/blog/arteacher 很高興認識您

村夫明

Please register or sign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