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請自然來照顧的提羅皮亞農場 (中)~澳洲樸門之旅

作者簡介
林雅容
目前為台灣樸門永續設計學會理事長。專注於都市樸門的領域,師承Robyn Francis,與孟磊 Peter Morehead 、江慧儀共事多年。本文為筆者2014年赴澳洲樸門之旅的田野筆記。

 

優秀的動物員工

彼得指著不遠處一片超過一人高,整叢都長滿刺的灌木荊棘說:「二十年前我們剛來到這裡的時候,地上全長滿了這種植物。」

這種植物就是黑莓(black berry)。黑莓是從英國引進的莓果,會結出有點像桑椹,多汁又美味的紫黑色漿果。但它的植株在澳洲卻不怎麼討人喜歡,黑莓的莖葉多刺,大範圍覆蓋農地、田野,阻礙其他植物生長,擋住原生動物移動,也妨害農人工作。而且,即使暫時除去莖葉,地下強健的根系還是容易春風吹又生,極難根除,是澳洲農人的頭痛野草。

彼得究竟如何處理遍地的黑莓呢?「我放了幾隻羊進來。」他說。同樣也是境外移入的山羊、綿羊和鹿,都會啃食黑莓,於是彼得將農場以柵欄分區,放牧山羊,羊群就會將黑莓啃食殆盡,之後再持續定期放牧動物清除新生的小苗即可。

「上一個地主整整五年幾乎每天都用除草機除草,嘗試解決黑莓的問題,但他沒有從自然的角度去觀察、找尋答案,因此不但沒有改善土地,反而破壞了土地。」彼得說。不過,還是有少數黑莓被允許在農場某些適合的角落生長,在春夏提供美味的鮮嫩果實。

有請自然來照顧的提羅皮亞農場 (上)~澳洲樸門之旅

作者簡介
林雅容
目前為台灣樸門永續設計學會理事長。專注於都市樸門的領域,師承Robyn Francis,與孟磊 Peter Morehead 、江慧儀共事多年。本文為筆者2014年赴澳洲樸門之旅的田野筆記。       

 

        提羅皮亞農場的入口隱身在數棵大樹後頭,大門旁還有一顆需雙手環抱的木雕對切蘋果,展示著農場的主要作物。農場看門的狗兒率先發現了我們的到來,焦躁地在門後徘徊低吠,察覺動靜的農場主人彼得和席薇亞於是從後頭的房舍走了出來。

        高大壯碩的彼得穿著格子襯衫,搭配背心和工作靴,捲捲的頭髮往後紮成一束馬尾,落腮鬍蓋住了一半的臉龐,彷彿就是坐鎮這座森林的千年神靈。彼得是農場對外聯繫溝通的主要人物,習於與人互動,全程都是他與我們對話交談。彼得的太太席薇亞就顯得比較內斂,大大的運動衫簡單配上牛仔褲,與我們寒暄了一會兒後,大半的時間她都與農場裡的動物在一起。

      「我希望讓人們了解,樸門不但是一門專業,更可以是一個企業。透過良好的樸門永續設計,你可以從建立的系統裡獲得豐盛的回饋。」彼得開宗明義地又重申一次他在給我的信中所強調的,「樸門不只是業餘的閒暇娛樂而已。」

OAEC 加州地中海氣候的樸門永續設計基礎課程(PDC)分享~學習筆記(下)

作者簡介
林岑
目前就讀台東大學南島文化研究碩士班。接觸樸門十年,雖非正式學生但啟蒙老師為 Robyn Francis、孟磊 Peter Morehead 與江慧儀。本文為筆者第二次參加 PDC 的田野筆記。

課程筆記

5.
剛拿到課表的時候就發現這裡的 PDC 設計時段佔整個課表蠻大的時間,尤其是在課程第四天就已經分好小組,第五天(今天)一早就進行了非常實際的組織決定/團體運作訓練課程。講課老師 Adam Wolpert 也是 OAEC 團隊的一員,是一位畫家/專業會議 facilitator。雖然這不是第一次上組織溝通與團體運作課程(2017年 Robyn Francis 曾經在大地旅人台東基地上社會性樸門/意識社區課程),不過這麼conpact集中式的學習組織運作/決議流程以及技巧運用,三個半小時內要塞進這麼多內容,實在有點無法負荷。在許多討論中,甚至可以說整個課程的基礎,概念都是蠻「美國」的:例如百年多元種族文化建構的過程中,許多歷史性創傷是鑲嵌在個人當中的(這個也是原住民族群所面對的),或者是語言性的隔閡等;雖然絕大多的技巧以及課程內容我真的都覺得很棒,但是在台灣的文化內,大家是否能接受這樣的訓練?這是否適合台灣的文化?思考到這些東西其實很有趣。

OAEC 加州地中海氣候的樸門永續設計基礎課程(PDC)分享~學習筆記(上)

  作者簡介
林岑
目前就讀台東大學南島文化研究碩士班。接觸樸門十年,雖非正式學生但啟蒙老師為 Robyn Francis、孟磊 Peter Morehead 與江慧儀。本文為筆者第二次參加 PDC 的田野筆記。

 

課程筆記

1.
第一堂「讀土地」的課程中,Brock 他帶領著大家透過觀察地景抽絲剝繭地瞭解這塊 80 公頃的基地的歷史(這裡包含史前大歷史、殖民時期歷史,到近代生態再生性設計時期)、生態以及人為設計與規劃。半公里的路我們花了兩個半小時走完,停了七個地點,最後在蓄水池裡游泳。第一天所有人皆被老師的魅力給衝擊到,大老遠跑到這裡來,完全值得。

//
2.
早上的原則以及設計概念課上,大家花了一些時間討論父權威權主義/白人極權主義的議題,然後是快速地進入設計練習,使用的是過去合作的案子。透過紙上瞭解業主的基地圖以及需求,迅速導入扇形圖以及區域的概念。這個練習在一個小時內帶領大家初體驗樸門設計實際會經歷的步驟與思考的過程。

Kendall 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在原則介紹上,要大家自己在課堂外自己找時間熟悉各個原則。

下午在北邊的示範菜圃區聽園區的農場經理 Amelia 介紹biointensive 農法(這時偷偷睡了一下覺),然後大家一起整理了兩條菜圃,種下花椰菜苗。晚上是 Brock 上第一堂水的課程,當然又是超級精彩的內容,爆棚的魅力以及他前所未見的文字運用能力(all those puns),強大到不笑都不行的程度。

對了,雖然都沒有照相但是這裡的蔬食餐誇張好吃。是讓每個同學都無法置信的程度。

OAEC 加州地中海氣候的樸門永續設計基礎課程(PDC)分享~part 1

作者簡介

林岑
目前就讀台東大學南島文化研究碩士班。接觸樸門十年,雖非正式學生但啟蒙老師為 Robyn Francis、孟磊 Peter Morehead 與江慧儀。本文為筆者第二次參加 PDC 的田野筆記。

OAEC 加州地中海氣候的樸門永續設計基礎課程

2019年七月中旬,我背著一個大背包在地鐵站等待我的共乘。一週前我與不曾見過面的 PDC 同學聯繫,希望能共乘她的車從舊金山灣區前往 Sonoma 郡參加 Occidental Arts and Ecology Center (簡稱 OAEC)的夏季 PDC 。我心裡有些緊張,雖然已經熟知樸門許多年 ,但從頭到尾參與完整的兩週 PDC,與數十位陌生人一起學習樸門還是頭一次。

另一位和我一樣尋求共乘的是特地從佛羅里達州坐飛機來參加課程的女士。她在家鄉加勒比海的千里達島上有一塊土地,於是抱著返鄉建立生態家園的夢想而來。我們的駕駛是一個很時髦的女生,幾個月前剛從行銷設計工作離職,正在進行數個月的身心靈能量之旅;和其他靈性的學習相比下,參加 PDC 是這趟旅程中最具備功能性的學習課程。而接下來遇到的同學們大多有類似的生命經驗:想要返鄉回歸土地或是正在人生道路上轉換方向與重置。似乎不管是在台灣還是美國,去上 PDC 的人都很類似,大家都希望透過樸門得到一些新的工具與改變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