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著春天的尾巴~璟蓉的Permaculture學習月記

光明手札

2009.02.15

這個特別的日子,我們小家庭三口子,回到通霄楓樹窩老家,老婆去摘菜,我和兒子帶著八公尺長的捲尺到田裡丈量,這是年前跟老爸爭取的一塊休耕地,希望能打造出一個親子生態園,這塊田有一分多約1800平方公尺,在丈量這塊田之前,我跟兒子先到田尾土地公拜拜,我雙手合十心中默默的跟土地公講,我們今年想要使用這塊土地,請土地公保佑我們平安、順利,再來轉身向山上的地基主講話,我仍默念著,歷代在這塊地上貢獻、耕耘的祖先,我感謝您們的開墾,我將繼續的用心在這塊土地上,儘量的維護它,請您保佑我們一切順利平安。

個人實踐by震洋

20090330                                                                        

這陣子因為綠黨的選舉,弄得有點焦慮。在劉力學先生介紹ㄆㄨㄣ的聚會中,回想起Robyn老師說的「二次世界大戰後剩餘的炸藥與化學原料,被轉為農業肥料的用途」這或許也是近代農業的一次「進步」,單一作物綠色革命的重要起因。但換個角度來看,這也是人類向土地宣戰吧,把炸藥慢慢地放到土壤中,改變原有的土壤生態。宣告人類要控制地球上每一吋的農業用地,是生態與生物多樣向的退步與耗竭。

 

 

蚯蚓堆肥(2)-- Permaculture月記 by 第一屆畢業生PDC璟蓉

分類:

最近不知是因天氣開始温度拉高,「蟲蟲危機」愈來愈影響生活空間,籃子裡的堆肥狀態如何?籃子外有些飛物,在心裡開始???當第二個籃子滿了,也是開封第一籃的時刻到了。

 
先生和兒子開封挖著土,用竹筷將蚯蚓夾放在一個有土的小容器裡,讓蚯蚓等待下個工作。

 

我看見蚯蚓長大長肥

兒子:「蔬菜不見了」

我問先生:「土是鬆的嗎?」

 

先生:「土是鬆的,還有一些蛋殼、百香果外皮、和一些小小團可能蚯蚓還要分解的黑黑團塊」

蚯蚓堆肥(1)-- Permaculture月記 by 第一屆畢業生PDC璟蓉

我想做堆肥

先生:「堆肥有臭味,會影響鄰居。」

我:「???」

先生:「很容易有蚊、蠅飛」

 

 飲食的習慣,家中常常有大量的菜葉、果皮廚餘,讓我覺得該如何去處理呢?有時冰箱裡來不及吃的蔬果,也再度撞擊著我想這個問題,「堆肥」要如何扣上生活循環腳步???

 

在這次PDC研習裡,和慧儀談起「堆肥」,第一個印象是我用的容器是深度的、是面積不大的、較不適宜蚯蚓,當時,正好先生在家裡整理土壤,我在電話裡得知:「之前做的堆肥,乾乾的沒有異味。」和慧儀再問清楚概念,蚯蚓的喜好~在面積較大可以橫向移動,喜歡濕的、暗的情境,不喜歡太酸的食物。

Permaculture樸門永續設計倫理與原則應用 (3)

Permaculture倫理與原則的應用(3) -- 合理使用資源

編案:感謝第一屆PDC畢業同學一善的分享,今後每個月一善將固定提供一篇 分享運用Permauclture原則與生活的結合文章,讓讀者能更清楚了解Permaculture的核心精神,也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們也加入我們!

---------                                                                           

PDC結業後回到家,發現住在同一屋簷下的朋友正在廚房裡清洗著電熱水瓶。

「喔!耗能的科技產品……。」兩個禮拜的課程洗腦成功,我直覺反應而喃喃自語,不過同時也意識到冬天已隨著東北季風的勢力來到北台灣。

看著插頭接上電源,隨即想起的,是ROBYN老師的一句話:「你不需要為了讓自己暖和而加熱一整棟房子,我們該做的是用個熱水袋來取代暖氣。」